郑忠民
浙江/丽水
2万
访问量
高级摄影技师,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欢迎访问忠民艺轩zhongmin.net!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策展人是干嘛的?顾名思义,就是策划展览的嘛。这说得没错,然而并不是做展览的人都能当策展人的。
2018-04-15 16:15
0
0
362
展览是艺术作品展示和传播的重要途径,展览策划得如何直接关系到作品的价值和命运。
2018-04-08 22:31
0
0
634
我们不只是用相机拍照。我们带到摄影中去的是所有我们看过的电影,读过的书,听过的音乐,爱过的人。——安塞尔·亚当斯
2018-04-06 22:28
0
0
1377
乡村空间
8
本项目以浙西南地区为调查方向,选择乡村中新出现的典型建筑和公共设施作为影像采集对象。

这些建筑和设施涉及乡村交通、环境、卫生、体育、旅游、文化、市场等诸多方面的建设,其现代化、城镇化、园林化、景点化、同质化等诸多特征与奇观,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新农村建设的价值取向与文化形态,以及在全球城市化进程背景下,中国乡村受消费意识形态和权力双重影响而产生的诸多变化。

摄影跟时间和空间有关,一张照片就是历史进程中的一个瞬间切片,展现的是某个时间点上的空间状态。跟动态视频不同,静态照片并不擅长呈现某一个时间段内现实场景的运动变化情况。我感兴趣的是,如何组织结构画面里的各个要素,形成新的关系和语境,将我的思考通过影像带入社会讨论层面。

显然,乡村的新式建筑与来自远古时代的山水景象不可分离,与历经数百年风雨的村落景致不可分割,也与当下乡村的公共文化认知不无关系。通过对乡村公共建筑及其所处空间的细心观察和审慎选择,以冷静、沉稳、庄严的态度,将凝聚在这些建筑及空间中的不同时空的文化元素提取并组织在现实场域的景象之中,以增强影像的开放性、隐喻性和象征性,由此展现出传统与现代冲突碰撞、混杂交融、若即若离的复杂关系。
2016-12-21 23:35
0
5
963
在农村民居的墙上,常可见传统的中国山水画,其上的山水景观和生活图景本是建立在自给自足的农耕文明之上的,现在看起来已有些遥远而飘渺。如今的农村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村。农民的谋生方式多样化,大多不再以种田为生。村里高楼林立,道路宽阔,绿树环绕,花草点缀,宛如城镇公园。农民住在高大宽敞的洋房里,居室装饰高档时尚,各式家电一应俱全。农村和城市的生活差距已不明显,而农村更为优美的环境、更为悠闲的生活令城里人艳羡不已,纷纷到农村来观光体验。

时过境迁,沧海桑田。这些山水壁画与墙上的门窗、装饰、器具等现代化物件相互穿插、碰撞、交融,制造出连接贯通千百年时空的奇妙画卷。穿行新农村,欣赏新山水,眼睛游离在画卷与现实之间,身心也仿佛穿越在古代和当下之际,令人遐想,思绪万千。

(展览时间:2015.11.6-11.10;展览地点:丽水摄影节油泵厂展区三号楼)
2015-10-25 22:11
13
0
1440
近三十年来,经济社会飞速发展,中国从农业文明社会快速跨越到各种文明特征交织并存的社会发展阶段。当人们幡然醒悟之时,才突然发现,那些曾经习以为常的东西已经消失,眼前的世界变得那么陌生和无奈。

社会文明的演进和生产生活方式的转变,导致农耕文化的根基崩塌,大批传统村落迅速消亡。当传统村落成为稀缺资源之时,其保护工作才真正被提上议事日程。地处偏远的地区经济发展相对滞后,却有幸保存了一些原始风貌的传统村落。这些地区为了发展乡村旅游,在城市的街边墙上,打起了充满诗意的田园风光、村落风貌的大型喷绘广告。但这仍然阻挡不了农村城镇化改造的步伐,传统的田园风景依然面临损毁、衰败、消亡的危机。

当村民由在家务农转向进城务工,空心村现象加剧;当农家乐和民宿村兴起,城里人纷至沓来;当人们的镜头对准村落乡野,快门声此起彼伏;当农村习俗迎合游客,成为表演的“民俗”……其片刻的喧嚣隐藏不了没落的乡土,表面的繁华掩盖不住失落的优雅。

历经数千年的农耕文化曾经在中国历史上书写下浓墨重彩的华章。而今,就像在光鲜亮丽的城市中风吹日晒、日渐褪色的户外广告那样,乡村田园已然褪去了昔日的光华和荣耀,诗意无存,风光不再,令人失意怅惘,难觅乡愁。
2015-01-11 11:59
4
0
779
2014-09-27 12:08
2
0
824
寻常物
15
一个人的一生,呆的最多的地方有两个,一是自己的家,二是工作单位。这组片子拍摄的就是我家和单位里的各种物件。

这些物件就在我们的身边,有的每天都会用到。但更多的时候,它们往往会被人们所忽视,因为它们太普通了,很不起眼。

生活本身就是由千千万万个不起眼的物件和故事交织而成。如此说来,寻常物并不寻常。拍下它们,就是拍下我们的生活。

注:手机iPhone 5S拍摄,手机软件Instagram处理。
2014-07-15 19:19
10
0
1027
父亲先后当过三年的区手工业合作社会计、十二年的木匠、十二年的油漆匠,办过十六年家具厂,而后又在企业做起了会计,一干就是七年。如今父亲已七十二高龄,仍然坚守在会计岗位上。

在谋生的过程中,父亲用过的工具不计其数。随着厂址、住宅以及工作岗位的不断变迁,旧时的工具损坏、丢弃、送人,留下的并不是很多。有的工具常年不用,锈蚀腐朽;少数仍在使用,古朴沧桑,都镌刻下了道道岁月的痕迹、生活的印迹。

工具及其丰富的细节,饱含了父亲一生的辛劳,也蕴含了我们宝贵的家庭记忆。看着它们,有关父亲创业和生活的一幕幕场景浮现眼前——在我小时候给我做过木制玩具,挑着工具箱走村串户给乡亲做家具,深夜和厂里的师傅一道修理机器,戴着老花眼镜在桌案上记账……

我拍摄下这些工具,向父亲致敬!
2014-07-13 21:53
19
0
1584